<track id="95ffd"></track>

    <pre id="95ffd"></pre>
    <pre id="95ffd"><strike id="95ffd"></strike></pre>
    <noframes id="95ffd">
    <pre id="95ffd"><pre id="95ffd"><ruby id="95ffd"></ruby></pre></pre><pre id="95ffd"></pre>
      <track id="95ffd"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95ffd"></pre>

        疫情下,一位“90后”口罩廠廠長的“百日戰

    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    打開微信。點擊 “ 發現 ” ,
        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    這個“五一”假期,29歲的長沙芙蓉口罩廠廠長伍海灣終于決定給自己放假。自1月21日復工以來,她和工人們已經沒日沒夜地工作了100天左右?! ?ldquo;就像經歷了

        n1.jpg

           這個“五一”假期,29歲的長沙芙蓉口罩廠廠長伍海灣終于決定給自己放假。自1月21日復工以來,她和工人們已經沒日沒夜地工作了100天左右。

          “就像經歷了一場戰斗。”她說,最忙的時候,一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,食宿在廠里,累極了瞇一會兒,醒來打開手機,就有許許多多未接來電,滿屏都是微信轉賬找她買口罩的信息。

          庚子之春,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導致全國范圍內口罩貨源緊缺。原本已經過年休假的伍海灣當即決定復工,廠內8條生產線同時啟動。整個春節期間,生產線全部處于滿負荷生產狀態,卻依舊供不應求。

          1月26日,長沙芙蓉口罩廠被確定為疫情防控期間湖南省重點聯系企業,所有口罩均由湖南省防疫物資保障組統購,在全省統籌使用。

          “特殊時期,像口罩這樣的物資,只有我們配合政府調度,才能把產品投放到最需要的地方。”伍海灣說,也正因為這樣,他們在當時口罩市場價突破3元的情況下,出廠價一直維持在9毛錢。

          可特殊時期,生產量急劇增加,原材料供應出現大量缺口。

          “我們只好派員工到江蘇、廣州、浙江等地的上游廠家蹲守原材料。員工吃住都在車上。”伍海灣說,有時她一天要打上百個電話,請求提供材料。

          困難之時,地方政府幫助企業協調辦理相關生產手續,新增兩條醫用口罩生產線,出資為企業培訓工人,協調物資運輸,派出專人為企業聯系原材料。電力公司送來發電機,免費為他們安裝增容設備。

          為保證滿負荷生產,伍海灣派出專車,把外地的工人都接了回來。在生產的最高峰時期,工廠24小時不停工,伍海灣也守在廠內。

          “每一天都很累,當我們的肩膀無法扛起這個重擔,又不得不去扛的時候,最辛苦。”伍海灣說,盡管累,他們卻從不敢也不能放棄。“因為口罩是一線工作者和老百姓的生命防護線。”

          “這場疫情讓我感觸最深的,是勞動光榮。十年后,如果我再回想起那些緊張的日子,應該是自豪感——我為戰‘疫’做過事情。”她說。

          1982年,伍海灣的外祖父創辦了口罩廠。2013年,22歲的伍海灣大學畢業,放棄留在大城市的機會,返鄉回到口罩廠工作。兩年前,她成為口罩廠第三代“掌門人”。

          截至目前,長沙芙蓉口罩廠已經向學校、敬老院等免費贈送70萬個口罩。

          在伍海灣看來,這一代“90后”,許多人已從“無知無畏”走向了“無私無畏”。

          過去,口罩是一個以毛、分為單位計算利潤的行業,這一場戰“疫”,讓伍海灣更清楚地看到了這份事業的價值,她說:“一只口罩,可以為一線抗疫工作者‘保駕護航’,我覺得很光榮。”

        標簽:職場就業,

        網友評論:

        熱門文章HOT NEWS
        • 人才新政引鳳筑巢 廣東、天津等地陸續出臺新舉措

        • “別人家的孩子”背后,都有一個“別人家的家長”

        • 疫情下,一位“90后”口罩廠廠長的“百日戰

        • 日本政府將于5月初批準瑞德西韋治療新冠肺炎

        • 新冠病毒疫苗什么時候能用上?輝瑞:大約在秋季

        • “早上不許吃粥”引熱議 孩子的早餐怎么吃才健康